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唇环,鼻环

发布时间:2019-09-13 02:33:20
我并不太刻意地去注视他,他的唇环。
如果不是那四个牢牢钉紧在他唇上的唇环,我想不会有谁会对那张脸多看两眼。
上下唇对称着各有两个唇环,咋一看时,我的心颤了一下。
那是在一个集市里,我正在一个菜摊子上挑拣一种紫色的包菜,接我钱和找我钱的是他——“唇环”。
离开那个菜摊子后我不觉摸了摸我右边的鼻翼,我右边的鼻翼挂着个别致的鼻环。
走出集市后我忽然想回头找那位“唇环”,想问问他是在哪儿弄的唇环。我弄鼻环并不是想让自己装扮得像个印度女人,我只是觉得好玩,还因此丢掉了工作。
我的鼻环是在一条叫状元坊的巷子里弄的,这里随处可见挂着各种饰环的人,似乎在这个世界里,在脸上安装饰物才最正常不过。
第二天我又一门心思往集市奔去,在那个菜摊子跟前,我直勾勾地瞅着“唇环”,“唇环”问我想买些什么,我摇摇头。
我指指他的唇环,又指指自己的鼻环,说出的却是:“我要一个包菜。”
我就这样认识了“唇环”。我问“唇环”他是在哪儿弄的唇环,他带我到市中心一家印度女人开的饰品店去,在店里我看见了他戴着的那款唇环。相比其他的式样,他的唇环已是简单的了。我还发现我的鼻环在这么个环境里根本就不算什么东西,于是我当即决定换掉我的鼻环。
在挑选鼻环时,我发现身上的钱不够买店里最便宜的那一款,后来还是“唇环”帮我出的钱,我说我一定还他,他就打了一个手势说:“免了。”
于是我有了一个正宗的印度鼻环。我们知道走在街上会被不少人观望,这感觉挺不错。有一部分人远远看见我们就先避开了,这也没什么,因为我们很清楚,只要我们取下脸上的“环”,我们和街上所有的人都没什么区别。
接下来的日子我仍像我爸说的到处“不要脸地招摇过市”。我去过两趟集市,想还钱给“唇环”,但却找不着人,在菜摊子里卖东西的是一个快五十岁的女人,我猜那是他妈妈,因为女人长得跟他很像,也就是说这菜摊子是他家的。是啊,他不愁找工作,给自家菜摊子干活就行了,但我呢?
我决定摁响“唇环”的手机号码,唯一的理由就是还钱给他,我很希望他说:“好啊,我们见面再说吧”。我没想到“唇环”一听见是我就冒出一句话:“你找到工作了吗?”我不知怎么回答,但因为实在想见他一面,就随便叽咕了两声。
我开始以为会在那家印度人开的饰品店或在哪家酒吧里和“唇环”见面,谁想他约我到市中心最有名的市长大厦楼下见。
那天下午我来到市长大厦楼下大堂时,保安把我轰出去了,我只好在大厦门外的阶梯上坐着等“唇环”,心里忽然明白“唇环”为什么会叫我到这里来,因为从这里走出来的他一定已不再戴上唇环。
“唇环”终于出现了,他的样子和我想的一样,只是比我想象中更得体,这种得体在大厦里随处可见,不过我也不觉得带着唇环时的他就一点不得体,我一下就想起他有个不错的名字:刘纯。
我和刘纯都坐在阶梯上,我莫名其妙地感到失望,我们没说一句话,我明白他希望有朝一日在这大厦里面出众,他家的菜摊子难以让他出众,但我还是失望,说不清的失望。
刘纯没有收下我还给他的钱,而是让我在阶梯上坐着等他下班,他要带我去一个地方,我想也没想就点了头。
我坐着等了大约半小时,三三两两的人流从大厦门口走出来,装扮都那么得体。我想我也可以这样,我曾经也这样过,但后来不知怎么的就不愿意老这样了。
刘纯出来了,他下巴朝我扬了扬。我站起来,跟上他。我不在意他的同事们会怎么看他身边的我:蓬松像狮子狗的头发,露出一边肩膀的薄T恤,穿着超短裙的同时还套一条牛仔裤,还有我最得意的鼻环。
我跟着他拐过两条街,再穿过两个居民小区后,停在街面一家外墙给涂成深棕色的咖啡厅前。咖啡厅名叫“自由空间”,这时候夕照斜斜地打在“自由空间”的外墙上,所以看上去深棕色的咖啡厅并不显得暗淡。
我随刘纯走进咖啡厅,他没有请我落座,而是带我一直往里走,一边走还一边和这里的侍应打招呼。在一扇贴着“衣帽间”字样的门前,他让我停住,他自己一个人闪身进去了,留我在门外四处观看。
大约十分钟后,刘纯出来了,靠着门框踮起一只脚看我,于是我看见眼前的刘纯不再是刘纯,而是“唇环”了。
其实我应该一早料到会有这样的场面出现,刘纯可以这样生存也可以那样生存,一天里可以用几张嘴脸活着,恐怕这就是他的乐趣所在。在那一霎那我很想将兜里的钱塞到他手里然后掉头就跑,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像给钉子钉在地面上似的动不了,直到“唇环”将我拖到一张小桌旁坐下,弄了份点心放在我面前,之后又弄了杯咖啡给我。
“唇环”的装束是侍应的装束,也就是说他晚间的工作是另类模样的侍应。
我吃着东西,我的确饿了。吃完后对着大片昏暗的灯光,我有点犯睏,但是我把那杯咖啡喝光后又精神了。我将手伸到衣兜里把钱拿出来,放在餐牌上面用咖啡杯压着,然后起身朝门口走去。门口一位侍应朝我笑笑,我向他示意我餐桌上的钱,再让他转告“唇环”我走了。
走出咖啡厅,来到大街上时,发现街面已是灯火通明。我不知道为什么要不辞而别,我只是想这么做,也不管“唇环”会怎么想。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像他那样用几张嘴脸去过一天的日子,也许根本就像现在这样过下去,只能像穴居人那样窝在某个暗淡的地方挣钱养活自己,但那好像都不是我想要的。这一路上我边走边下意识地流着泪,不是我想要流泪,是那泪不知道为什么会自己跑出来,止也止不住……
终于到了家,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唇环”。我不想听他说话,只回他个信息说我回家了,让他放心。我摘下鼻环,脱了衣服,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换上一条粉紫色打蝴蝶结的连衣裙,将头发束起来,站在穿衣镜前打量自己,忽然觉得自己很可人。我就这个样子在屋里踱来踱去,想着刚才在路上不着边际的想法。
我的手机又响起来,还是“唇环”,我只好接听。他说他不放心,一直跟在我后头,现在就在我家门口。我看看我爸妈,他们都不看电视,而是在看我,虽然电视机开着。
我犹豫着打开家门,我看见的不是“唇环”,而是刘纯,我从刘纯脸上看出了惊讶,因为他眼前的我不是“鼻环”,而是我,我的名字叫李清清。

共 2 8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里两个年轻人刘纯和李情清,在生活中以唇环和鼻环出现在社会,这是人的两面性,一是自然的,是人的朴素纯洁善良的本性;二是伪装的,这是为适应社会,迎合市场不得已而为。因而不难看出主人翁艰辛的生活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推荐佳作。【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 -07-05 16:51: 6 问好亚华,期盼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7-06 16:58:19 谢谢提点!小孩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宝宝口臭怎么办
拉肚子的解决方法
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