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广州一医院一年接收过百弃婴呼吁建立救助制编制

发布时间:2020-11-19 10:06:25

广州一医院一年接收过百弃婴 呼吁建立救助制度

昨日,荔湾区法院公开审理市妇儿中心诉患者小华(化名)监护人一案。图为小华在医院PICU被救治时的照片。新快报 孙毅/摄

医务人员坦言不堪重负,呼吁建立救助制度并从法律上制止遗弃行为

新快报讯 像小华被父母长期遗弃在医院的“医院留守儿童”(见A04版),还有不少。昨日,新快报从广州市妇儿医疗中心了解到,该院最多的时候接收了近200名婴幼儿。有的能找到父母,有的根本无从寻找。而市一医院、广医二院和三院、省妇幼、中山六院等医院都表示每年也会接到弃婴,甚至有儿女会将老人遗弃在医院。

不少医院管理人员表示,至今只有8美元多。医院是自负盈亏的医疗机构,不是福利院,遗弃的现象让医院不堪重负。医务工作者呼吁,国家应尽早建立儿童救助基金,并重视养老问题,从法律上制止遗弃行为。

直接将孩子丢医院门前

“像小华那样,得了重病,被父母遗弃在医院不管不顾的,每年都会遇到。”昨日,广州市妇儿医疗中心PICU副主任张剑晖告诉说,每年重症监护室都会碰到这样的孩子。“但小华特殊在,父母明明在,而且也不放弃孩子的监护权,却又不愿意接孩子回家。”张剑晖说,除了这样的情况外,还会遇到父母后来失踪,放弃监护权的,遇到这样的情况,医院首先会报警,然后送往福利院。

据市妇儿医疗中心相关人士透露,该院三个院区,每年要接收多则近200名、少则上百名弃婴。而省妇幼保健院、市一医院等医院也表示,每年都会接收到弃婴。

“有的未成年人,在医院生下孩子后,留下孩子,自己一走了之;有的是孩子出生后查出重病,高昂的医药费和孩子不确定的未来,让他们狠心遗弃孩子。”市一医院医务部主任黄逸辉对说,因为现在接收产妇生小孩都要查验身份证、计生证等证明,直接将孩子留在产房的情况比较少见。最多见的是,父母将孩子丢弃在医院大门口、门诊室、厕所等地,然后不见了踪影。“这部分孩子往往年龄在3个月-2岁,而且一查都是重病在身。”黄逸辉说,虎毒不食子,这些父母将重病孩子遗弃,也是各有各的困难,医院接收到了,又不能见死不救,这也无形中增加医院的负担。

市妇儿医疗中心党委副书记王洪涛也表示,医院本不是福利机构,但一些家长觉得孩子得了重病,将其“丢”在医院,是最好的选择,会给孩子带来一线生机。这也是为何家长愿意将孩子遗弃在医院的原因。

无人认领只能送福利院

“因为周边流动人口比较多,因此经常有弃婴被送到医院。”一间处于城乡接合部的三甲医院负责人还透露,每周都会接收到弃婴。“我们不想过度说这个话题,如果宣传得越多,担心越多人将孩子丢到医院。”该负责人苦笑着说。

“有的产妇留下的假、假地址,将孩子遗弃后,失踪得无影无踪。”市妇儿医疗中心相关人士还透露,有的产妇在临产时到医院,生完一走了之,由于她们是早有预谋,打关机,留下的地址也是假的,根本找不到人。

发现弃婴,医院都如何处理?医院的相关人士都表示,他们发现后,一般是先抱回医院,再报警。如果警方经过调查后确认弃婴,医院也只能是治好孩子的病后,再送到儿童福利院。如果弃婴在治疗中死亡的,医院还要负责把孩子的尸体送到火葬场。如果找到了弃婴的家人,医院往往是和他们的家人协商医疗费的事,一般是吃“哑巴亏”。

有儿有女老人被弃医院

“随着老龄化社会进程,不少老人患病后,也被儿女遗弃在医院。”黄逸辉还透露,儿女将重病老人遗弃在医院是近两年的一个新现象。“有一位老人,得了慢性病,在医院住了18个月了,病也治得差不多了,只需接回家进行康复治疗即可,但儿女却死活不愿意接老人回家。”黄逸辉说,儿女也不是完全不管老人,每个月会来探望一次,但要求他们接回家照顾,他们又推说没有时间照顾老人,且表示经济困难,给不起医药费。

“曾经试过将老人送到福利院,但福利院说有儿女不能接收。医院只能尽人道主义关怀,尽力照顾老人。”黄逸辉说,这本不是该由医院、医生对老人进行养老的,对这样的情况,起诉其儿女是最无奈的选择,除了希望儿女尽到赡养外,也希望社区医院可担负慢性病老人的康复治疗工作,而政府也加大对福利院、老人院的投入,让这些老人老有所养。

从市内三甲医院了解到,将老人遗弃在医院的事例并不少见。广东三九脑科医院也有这样的被弃老人。“帮我找女儿,我想回家。”今年64岁的李伯,每当看到有人从病床前走过,就会反复喊着这句话,希望能引起他人的注意。由于被家人抛弃无处可去,早在半年前就可出院的李伯,至今仍住在广东三九脑科医院,由医院请的护工代为照顾。去年6月23日,家住广州嘉禾李伯突发脑出血,被“老伴”唐女士送到医院抢救。历经两个月的治疗,李伯可以出院时,院方却发现,李伯所有的亲戚都不愿接他出院。

了解到,为了能让李伯回家,医院曾联系过警方和民政部门,但都因为李伯有女儿,不属于“三无老人”,有关部门无法插手。

■医生呼吁

建立儿童大病救助制度

医疗机构承担治疗后,由政府基金给予补偿

广州市妇儿医疗中心党委副书记王洪涛说,遗弃婴幼儿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由于被遗弃儿童多身有残疾,从医学的角度来说,政府相关部门应认真落实婚姻法,广泛宣传疾病预防知识,减少遗传性疾病发生。对智能低下、脑瘫的婴幼儿做到早期发现、早期干预、早期治疗、早期教育。

同时,政府、社会、法律等各方面都要相互配合,共同做好被遗弃孩子、老人的救治工作。王洪涛说,现在对于弃婴各方面的制度都有,也有接收的孤儿院、福利院等,只是这些部门要真正相互配合,将工作做好。

而市一医院医务部主任黄逸辉也认为,救死扶伤是医院的天职,发现生病的弃婴后,他们有治好后再想办法安置孩子。“但是,医疗费谁出?医院毕竟是一个自负盈亏的事业单位。”说白了,弃婴问题也是钱的问题,很多家长付不起医疗费,而选择走极端的方式。

黄逸辉建议,医疗机构在尽量减少医疗费的情况下,要建立儿童大病救助制度。当孩子得不到救助,而医疗机构义无反顾地承担了后,政府基金应对医疗给予补偿。他还建议,社会的热心人士主动捐款成立个人基金,与医疗机构联合帮助患病而又家贫的孩子。而法律也要严惩这种遗弃孩子的行为。

■律师观点

虽有遗弃罪 违法难界定

朱永平律师表示,虽然法律上有遗弃罪这一罪名,但因为难2005年通信展解读:从智能走向万能界定,在中国追究此罪的人并不多。而他认为,无论是将婴儿遗弃在医院还是“弃婴岛”,只要抚养人有能力抚养,却故意不尽抚养义务,就构成了遗弃罪。

“一个婴儿被遗弃了,谁来举报?谁来界定父母是不是有抚养能力?”朱永平说,由于立法不够细,遗弃罪尚有很多“灰色地带”难以认定。而广州现下试点的婴儿安全岛,朱永平认为政府此举虽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但很有可能鼓励了有抚养能力的人遗弃婴儿,“这个政策和法律有冲突和衔接不到的地方。”朱永平说,首先要从法律上,详细立法。

对于医院垫付资金救治、照顾被遗弃婴儿和老人的情况,朱永平说,从目前法律体系来看,并没有能很好维护医疗机构权益的办法,只能依靠慈善基金、政府救助金来补助医院。“这个问题还是要通过完善社会救助和法律救助两大体系来解决。”朱永平说。

(原标题:有医院一年接收过百弃婴徒叹无奈)

湿疹结垢好几天怎么还没掉
短效的口服避孕药
TX运动
湿疹结痂掉后皮肤发红不平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