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寿比天长第370章阵法之谜

发布时间:2020-01-26 17:12:40

寿比天长 第370章 阵法之谜

“是我师兄,关前辈可不要吓唬他。”

房门打开,云翼笑着出现在冯蛮童的视线中。

时隔两年,冯蛮童再次见到云翼,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犹豫间,他看向了坐在桌前,悠哉喝茶的关佩生,恭敬的行礼,“晚辈冯蛮童拜见关前辈。”

“真够絮叨的,甭讲虚礼,进来坐吧。”关佩生回道。

关佩生满头的乱发,跟荒原上的野草差不多。大胡子几乎捂住了嘴,看上去毛茸茸的。一身衣服破烂的几乎成了布片,比叫花子还寒酸。

但就是这样的打扮,仍旧掩饰不住他满身的傲气。笔挺的腰杆,略扬的脑袋,看人的眼神都带着不屑和轻蔑。

冯蛮童瞥他一眼,忙摆手,“师弟和前辈都没吃东西吧,我去伙房催催。”说完,不等回应,撒腿跑了。

云翼回到桌前坐下,笑着看向关佩生,“我师兄似乎很怕你啊。”

关佩生拽拽胡子,撇嘴道:“他可不怕我,是怕我的名头。唉小子,你现在该跟我讲讲,你是怎么看穿天道本源阵的,我可是参悟不透啊。”

云翼给他斟杯茶,看着他满脸的胡须说道:“你该刮刮胡子了,等会吃席面,指定弄的满嘴油腻,这可有损你的威名啊。”

关佩生摸摸脸,很干脆的从宇戒中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小刀,贴着面皮刮了起来。

云翼也打开了话匣子:“我没处猜你破阵的缘由,我就是想弄清各个阵法的虚实,这是我进入万碑原的目的。我首先参悟的是灵气的微观特性,用了足足一年半的功夫。”

“这段时间,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阵法源于规则,你我都清楚。阵法发挥威力,必然依靠灵气为依托,这就跟灵气的特息相关了。”

“难点应该是用何种方式把规则用人类熟悉的方式表达出来,这不就是符纹吗?弄清楚这个根本,阵法也就失去神秘性了。我当初还心存疑虑,为何符纹能表达出规则?后来想明白了,符纹就是天地的语言,是实现一切规则有序运行的依托,哪需要原因啊。”

关佩生停下手里的动作,沉思着看向云翼,“就这么简单?”

云翼点头,“还能多难?你现在去揣测帝级的界域,会觉的有难度吗?”

关佩生略作沉思,欢颜一笑,“那自然是轻而易举。这么说的话,破解万碑原的秘诀在于境界喽。”

云翼抿口茶,摊了摊手。

关佩生刮掉胡子,看起来年轻了不少,再不像五六十岁的老人了。一副青年的面孔,但眼神中的满满傲气终是没法隐藏。

他跟云翼吃了一顿饭,然后施施然的离开了,没讲去何处,更没有后会有期的说法,很有点相忘江湖的意思。

万碑原外的符道师还在等待关佩生的出现,但显然等不到了。

万千道一行人等待了一天,什么都没等到,气呼呼的赶回了客栈。

冯蛮童很自觉的迎上去,刚准备跟万千道讲,云师弟回来了。万千道却是提前开口了,“饭菜在哪呢,快让他们摆上,我们吃完就走。”

“伙房还没准备呢。”冯蛮童忙道。

万千道当即恼了,“你这是怎么办事的,让你提前回来,你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冯蛮童焦急的解释道:“云师弟也要吃饭啊,必须先给他做啊。”

不说云翼还好,这么一讲,万千道更怒了,“你少跟我提他,若不是这小子耽误事,老子哪至于跟奔命似的四处奔走?”

冯蛮童心惊的朝后院看去,这话可不能让师弟听到啊。

可云翼还真就听到了,他就站在万千道等人的身后。他好奇的问道:“云翼是怎么耽搁你的事了,你又是哪冒出来的大人物?”

他跟万千道可没照过面,也就认识林建楠和冯蛮童。

林建楠猛然听到云翼的声音,几乎吓傻了,呆滞似的缓缓转身,一看到云翼那副冷漠的模样,眉头上哗的流出了冷汗。他心中只有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位爷什么时候从万碑原出来的?

万千道陡然听到有人质问,朝身后看去,见是个青年模样的陌生人,毫不客气的回敬道:“你是哪冒出来的玩意,我们说话关你屁事?滚一边去。”

冯蛮童听着这话,只觉的天雷轰顶。这是唱的哪出戏啊,大师兄跟小师弟一见面,咋就扛上了?

云翼重重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的确不关我的屁事。冯师兄,我先行离开,告辞。”说完,走出客栈,混进了人群中。

冯蛮童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猛然惊觉,忙对万千道讲,“掌门,就让云师弟这么走了?”

“谁?云师弟?”万千道困惑的看着他,“无关之谁?”他终于意识到了,“那小子不会是云翼吧,他什么时候出来的?”

冯蛮童低下头,再不多言了。

万千道指指他,气愤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真是要气死了。唉,这闹得什么事啊。”

云翼走上大街,并没走出多远,就被人围了起来。碑林镇上的符道师认识他的太多了,一照面就把他认了出来。众人一哄而上,把他邀请进了一家茶楼,好生的款待起来。

碑林镇彻底沸腾了,云翼从万碑原出来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片刻间就传遍了整个镇子。

云翼现身了,那前几日出现的七彩祥云就能解释的通了,只是他从何处离开的,大家还颇为好奇呢。

对于这点,云翼当着众人的面,明确的讲了讲,“我跟关佩生前辈在天道本源阵内偶然相遇,交流一下阵法经验。至于破阵,并不是他的兴趣所在,我们一商量就原路返回了,也算是重新温习了一下阵法所得。”

他这么一说,众人明白了。

当初出现七彩祥云时,几乎所有的符道师都赶向西侧的出口了,东侧几乎没人。云翼和关佩生原路返回,自然不会跟人照面了。

云翼的出现,让符道师为难了。关佩生到底算不算破了记录呢?云翼的成就又该怎样评定?不可能一切都按照他所讲吧?

这个难题,云翼可不想帮人解答。跟众人欢聚到后半夜,他带着微弱的醉意赶去了山谷,乘坐传送阵离开了这个符道之乡。

万千道他们在街面上就听闻了云翼的事情,等他们赶到茶楼,云翼已然跟符道师打成了一片。见此情景,万千道只得带着冯蛮童等人先行离开了。

壬丑区,岩口城外的垭口山上,有一传送阵。云翼之前就是从此地去往万碑原的。

此刻,夜风呼啸中,万千道一行人静静的等待着。

林建楠和鲁海的神色有些失落,此次出行,原本是为了锤炼云翼的阵法技能。可闹到最后,云翼破了万碑原的年限记录,可问天宗的众人没得到一点好处。

这未免让人心里不平衡。问天宗付出那么多,最后却是凄冷的局面,着实有点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感觉。

“我看这云翼就是个白眼狼,咱们问天宗付出这么多,他翅膀硬了,一脚踹开咱们单飞了。此种举动,太过无情无义。”林建楠愤慨道。

冯蛮童看他一眼,不由的想到了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当初见他年老丧子,感觉还挺可怜。但现在看看他以前做的事,哪有点人情味。就看眼下,云师弟也没怎么着啊,他就在背后说人坏话,这种行径真够可耻的。

万千道没理会林建楠的絮叨,他在琢磨一件事,云翼对软金迷阵理解了多少。若他搞清楚了,似乎还可以传承蔡雄的林道。若是没有,该去何处再找一个合适的人选?

阵法发出了一团彩光,一个人影出现了。

在传送阵稳定后,云翼当即看到了冯蛮童一行人,也猜到了他们的用意。

不等他开口,冯蛮童先行讲话了,“师弟,这位是咱们问天宗的掌门万前辈。”介绍完万千道,他又把长老和鲁海介绍了一下。

云翼到此才知晓,原来这个说话嚣张的瘦老头是掌门啊。他故作恭敬的行了礼。

万千道哪有功夫跟他玩客套的,开门见山的问道:“云翼,你对软金迷阵是怎么理解的?”

考较我的阵法实力?云翼猜想着,说道:“软金有其变化规律,尤其是在温度剧烈变化之时,变形更加明显。所以,软金用在阵法中,就要考虑到符纹的变化形态,最好将其模仿出来。依据符纹去推测,就能知晓何处是生路,何处是幻象。”

“再加上迷阵终究属于幻阵,有虚幻必有真实,保持感触觉基点不变,虚幻再真实也无法蒙蔽掉真实世界。掌门认为我这种解答可否?”

万千道没急着给予评价,他问道:“要搞清软金的变化规律需要多长时间?”

云翼竖起一指,“一个时辰。”

万千道忙问道:“那你为何被困十五天以上?”

云翼回答道:“软金由金系灵气凝聚而成,可说是与刀剑的材质等同。为何软金可随意变形,刀剑却能保持稳定,我要搞明白其中的缘由。这不为过错吧?”

冯蛮童一听这话,脸上当即绽放笑容,师弟果然不凡,在破解阵法之时,还在考虑这种玄奥问题。

林建楠和鲁海及两位长老却是满脸呆愕,这家伙考虑的也太多了点吧?不好好破阵,琢磨这些幺蛾子作甚?

万千道轻笑着,续问道:“那你认为其中的缘由是什么?”

“灵气的凝聚形式。我在里面尝试了一下,改变灵气的组合形态,任何金属都可以相互转化,只是要花费不等的外在能量。”云翼解释道。

“那你对林道又是怎样理解的?”万千道被云翼挑起了兴致,卓有兴趣的追问起来。

云翼稍稍沉思,才说道:“有点方向了,但并未确认。林道的根本应该在灵魂上,毕竟林木跟人类区别并不大。”

万千道一听这话,双眼当即闪出了精光。未完待续。

...

长春华山医院需要预约吗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西藏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六盘水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广州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