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无上圣天 第382节:打劫

发布时间:2020-02-14 13:59:32

无上圣天 第382节:打劫

“不,不要杀我!”那最后一个圣殿骑士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几乎是带着哭腔呐喊了起来。

只是有点可惜的是,墨君无根本就听不懂他的鬼哭狼嚎,当然了,如果他要是听得懂的话,说不定还真能心慈手软一下,放过这个倒霉的圣殿骑士,不过,现在来看,明显是不可能的!

“咔!”圣殿骑士还没看清楚来人是怎么动手的,一记手刀已是精准至极地劈在了他的脖子上,随后,又是一具铠甲应声坠落在了马下。

几个呼吸之间,六名圣殿骑士只剩下了小队长乔治这一根独苗了。

此时他在大雾之中,一只手持着长剑,拼命平复自己紧张的情绪,凝神戒备,另外一只手则抓着那一枚他唯一可以判断对方离自己是近还是远的“圣言吊坠”,盯着那摇摆的吊坠,眼珠子都不敢随意转动一下。

“咔擦,咔擦,咔擦……”乔治手中的圣言掉坠,如同催命的钟声一般

突然之间,乔治的身体就动了起来,只见他整个人猛地从战马上跃了起来,在马鞍上踩了一脚,猛地飞掠出去一丈,刚刚落在地上,只见刚才他骑着的战马,竟是从马肚子上毫无征兆地整齐地被一劈为二,可不仅没有刀光,伤口竟是连战马的血都没有溅出来,就好像是战马的身体突然直接从一个整体变成了两个部分一般!

“我,我跟你拼了!”乔治看到这一幕,算是知道这一次绝对无法幸免了,竟是浑身都散发出仿佛炽热光芒一般的银白色光辉来。

“不好了,墨君无,不要磨磨蹭蹭的了,他在想办法驱散我的迷雾,给其他人报信!”上官天琦看到这一幕,立刻对着墨君无大喊道。

“记住,不要用天州的剑法!”秦孤月似乎是怕墨君无不注意,在尸体上暴露了三人的身份,出声提醒道。

“哼,斩他还需要用剑吗?”墨君无自信的声音从风中传来,“如果不是我想看看,云中国的武道究竟有什么不同,哪里容得他活到现在!”

话音刚落,秦孤月体内的长河轮回兵心陡然飞旋,只见墨君无的身影一晃就出现在了乔治的背后,右手手背绷紧如刀,写意地如同随意地一挥,一颗还带着蒙面头盔的头颅就脱离了脖颈,咕噜咕噜地滚落在了石板地上,更让人感觉到诡异的是,乔治的头颅滚在地上之后,眼皮竟然还跳动了一下,张开嘴似乎是想什么,就好像是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脑袋和身体已经分家了一样!

然而,金属铠甲砸落在青石板地上的闷响,提醒了他这个现实,可惜的是,那一双眼睛却是再也闭不起来了。

“我还以为是多厉害的护身技能呢,原来不过如此。”墨君无的虚影在乔治的尸体身后由擦了擦自己的手,不屑道。

“好了好了,你一个星杰阶的高手,欺负一个半步星阶的云中国武者,就好像是云中国的星阶强者,虐我们天州的普通武者一样,没有什么可比性的。”秦孤月一边吐槽了墨君无几句,一边就走到了那倒霉鬼乔治在青石板旁边的头颅旁边,蹲下身来。

“你在那里做什么?”墨君无对于秦孤月的举动不解道。

“看看他最后看没看到你的样子……”秦孤月俯下身来,看了看乔治那已经泛白的眼睛说道:“死人的眼珠子会在死前定格在他看到的画面,万一被教廷的人看了去就不好了!”

“呵呵。孤月你多虑了。”墨君无笑了笑说道:“我们儒门就有基于这样原理而制作出来的法宝,叫做天机秘瞳,我如何能不防备着他,我是在他的身后出手的,除非他背后还有一双眼睛,否则哪里能看得到我?”

“咳咳。”就在两个人要对“天机秘瞳”这样神秘的儒门法宝做一番深入的探讨时,有一个人蜷起手来在嘴边干咳了几声,显然有些不耐烦了。“好了,都少说几句话吧,这里是个是非之地,拿了东西赶紧走!”

于是接下来就是非常和谐的,分赃时光了,捡尸体上的值钱东西,秦孤月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要不是他当初捡了被墨君无击杀的儒门圣徒的遗物,也不会惹到墨君无这一尊杀神。

上官天琦取走了乔治的圣言吊坠,和他放在贴身铠甲里的飞龙玄火幡的残片,墨君无则拿走了对方身上带着的几本,介绍云中国武道和教廷教义的书籍。最过分的,怕就是秦孤月了,他把六个神殿骑士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都拿走了不说,末了走的时候,看了看六个倒霉鬼有三个身上的铠甲还是完整的,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三身铠甲都扒了下来,扔进了须弥锦囊里。

这三人手速都很快,这样一番大动作也就只花了大概一刻钟不到的时间

,末了秦孤月又觉得,扒走了其中三个人的铠甲,实在说不过去,干脆就把另外三件残破的铠甲一起收进了须弥锦囊里,然后在上官天琦有些嫌弃的目光之中,伸出手来,拿出一张手帕,擦了擦手,然后揣进口袋里,说了一声:“搞定了,我们走……”

然后这三个残杀教廷光荣的,正义的,圣殿骑士的刽子手,邪恶的异教徒,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转过身消失在了迷雾之中,留下了六具被扒得只剩下内衣和裤衩的尸体,就这样光溜溜地倒在了寂静的石板路上。

这几个倒霉鬼的尸首被人发现,则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一个喝的醉醺醺的木匠一开始还以为是有人大冷天,穿着裤衩睡在路中间,于是借着酒劲上前踢了踢他们,刚想说:“你们是不是有病啊,大冷天在青石板路上睡什么睡?”可就在他抬起脚来,想踢一个人的头部,叫他让开来时,他惊呆了。

因为那个人没有头!头呢?头在不远处的地上放着呢,在昏暗的日光之下,远远看着就好像是一个小土包一样!

顿时,这可怜的酒鬼真的差点就被吓成鬼了,随着他的一声惊叫,僻静街道里死了六个圣殿骑士,而且浑身上下都被抢得精精光光的事情,立刻就在整个城市里不胫而走,而且越传越玄!

不过,当这则传言在街坊之间飞速传播的时候,这起血案的始作俑者,现在已经在城市里的一间中等档次的旅店里住了下来,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关上门,就着新鲜牛奶,喝着旅店里给现磨的咖啡,别提多美了。

“唉,终于可以说话了!”在上官天琦布下了静言清音大阵之后,墨君无就好像是被宣布了无罪释放的犯人一样,如释重负一般,坐在椅子上,朝后一仰,用天州话说道:“我都憋了一整天了,什么都要用传音入密也就算了,旁边人叽里呱啦,说的都是鸟语,真是受罪啊!”

“墨大哥,其实你也可以听着学一些云中国的话嘛。”经历了云中国的一天,秦孤月现在几乎已经适应了自己身为一个“云中国”人的身份了,现在正如同一个优雅的贵族绅士一般,左手端着盛咖啡的杯底,右手的调羹在咖啡里搅拌了一会,呷了一口说道:“他们的话其实不难懂,至少我感觉比我们天州的话要简单一些。虽然你一开口,语音语调跟他们不一样,肯定要露馅,但是至少你可以听得懂他们的话嘛!”

秦孤月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那至少我就不用这么累了,每句话听到了都要给你们同声传译一下,一天也就算了,要是在云中国呆一个月,我不得疯了?”

不过,他这个心思哪里瞒得住老奸巨滑的上官天琦?上官天琦拿出一枚叫做鼻烟丸的东西,学着云中国人的样子,慢慢悠悠地放进鼻子里,然后猛地“啊切”一声打了一个喷嚏,吸了一下鼻子说道:“这样至少孤月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好吧,我尽量。”墨君无说着就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道:“可是他们的文字,我也看不懂,孤月你也看不懂,这可怎么办?”一边说,一边他从怀里扔出好几本书来,说道:“你看,我从他们身上抢来的书,抢过来,心里就后悔了,根本就是天书嘛!”

面对这样的情况,秦孤月也只能无奈地表示,虽然他有精神投影异能,可以听懂云中国人说的话,并进行适当的,实质是欺骗对方的思维而进行的交流,可是对于这些乱七八糟,颠三倒四,看起来没一点规律的文字,他也爱莫能助!

“好了,墨君无,这点你倒是不用多担心。”上官天琦看着不停地抓自己头发,表示自己很闹心的墨君无说道:“我们龙隐阁内有专门研习云中国文化的学者,到时候等我们回到天州,我把这几本书带过去,让他们翻译出来就是了。而且啊……”上官天琦说到这里,突然毫无征兆地看了墨君无一眼说道:“难道你就没有为以后回天州打算打算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