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先诊疗後付费还會洧多远

发布时间:2019-07-09 11:00:19

“先诊疗后付费”还会有多远?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每年患者逃费高达几百万元 新模式在大医院推广的风险不小 “先诊疗后付费”将全面推行——消息甫出,便引发关注。尽管当天卫生部就证实是“误读”,并称“全面推行尚无时间表”,但这个“好消息”还是振奋人心。新华调查显示,逾九成友对此充满期待。 最难过的是“心理关”,担心病人逃单 “着急时真救命。”提到“先诊疗后付费”,江西赣州市民卢晓华连说“好”。她丈夫突发急病,慌乱中没带钱就上了医院,结果只押下医保卡就顺利住了院。 江西已在九江、赣州推行“先诊疗后付费”模式。全国已有20多个省份开展试点。但试点基本局限于县及以下医院,很少大中城市医院参与;且在全省基层医院推开的也仅有山东等个别省份。究其原因,还是源于对资金周转和恶意欠费的担心。 医院垫付压力主要来自医保支付延迟。2012年山东省试点医院累计垫资63亿余元。赣州市第五人民医院每月要准备500万元资金周转。 山东经验:欠费人次占比不到万分之三 但山东兖州中医院的经验表明,医保制度跟上的话,垫付资金压力并不大。兖州医保部门已设立预付制度,每年3月份将上一年度医保报销总额的15%提前预付给医院。院长孔庆民说:“这给了医院底气。” 孔庆民认为,基层医院推行“先诊疗后付费”最难过的是“心理关”,总担心病人逃单。“事实上这并非主流。我们医院实行新模式两年没有一例恶意欠费行为。” 这一点得到印证:山东省实行这一模式以来欠费人次占比不到万分之三;深圳第四人民医院试行8个月中,欠费患者只占0.15%;在全国率先试行的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总医院5年来无一人恶意欠款。 卫生部新农合研究中心研究员汪早立认为,全民医保体系下,“先诊疗后付费”模式在基层推广并不难,一是医保报销比例高;二是基层范围小,患者诚信相对好监督。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每年患者逃费几百万 “‘先诊疗后付费’模式推广,越往上越难,最难的是大医院。”汪早立直言。支持在基层医院推广的孔庆民也认为“大医院一定要慎行!” 2009年受卫生部委托,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作为三甲医院,在全国最先开展“先诊疗后结算”试点。患者在就诊卡内缴纳一定押金后,就可免去检查、开药一一排队之苦,只要当日离开医院时进行一次性结算即可。 对医院来说,与“先诊疗后付费”相比,“先诊疗后结算”的安全性更高,而且后者仅限门诊患者。 “这一模式会不会扩大到住院环节,或升为‘先诊疗后付费’模式?”该院院长王杉坚定地回答,“不会!主要是出于资金上的考虑。” 一方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每年的患者逃费高达几百万元,一旦新模式推向住院环节,逃费风险会更大;另一方面,医院每年住院押金数额巨大,前几年已有五六千万元,且每年还在增长,看完病再付费的话其中风险不小。 大医院推广或限定目标群体 王杉说,现在医院每天都需要大量的现金流,如果缺少了住院押金,很容易影响正常的资金流转,进而影响医疗服务,最终受损的还是患者利益。“一旦放开,日子不好过!” 孔庆民建议,三级医院若要推行新模式,应严格选择目标群体,如限定为当地医保病人,并对大额医疗费用的病人实行阶段性结算,以降低风险。 “逐步推进”并非“缓步观望” 2013年的全国卫生工作要点明确:开展“先诊疗后付费”模式试点。汪早立说,这意味卫生部有可能在今年选取有代表性的地方试点作为国家级试点,为形成国家层面政策提供依据。 采访者认为,使好政策成为百姓真正可期的愿景,而不是一张“画饼”,当前亟须通过试点切实设计、完善相关制度。 首先是进一步提高医保覆盖面和报销比例。山东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尹爱田指出,目前“先诊疗后付费”绕行了低收入自费群体,而这些患者恰是“看病贵、看病难”痼疾的最坚硬核心,也是逃单的主要人群。卫生部要求2013年新农合县乡两级实际住院补偿比力争分别达到60%和75%。 其次,推广新模式须加快推进医保预付等配套制度建设。王杉说,一是通过医保预付减轻医疗机构垫付资金压力;同时还要考虑设立专项基金为医保逃费患者以及无医保患者埋单,以消除大医院的顾虑。江西省卫生厅医管处处长龚建平指出,新模式对医保结算、医保统筹水平也都提出要求。吉林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张景斌建议研发一套信息技术,加快医保异地联结算的进度。 呼吁加强社会诚信体系建设 针对逃费行为,一些专家建议加强社会诚信体系建设,通过完善个人就医信息、设立医保黑名单等办法,让逃费者得不偿失,以降低制度风险。汪早立指出,还应配套“分级就诊、逐级转诊”就医模式,这样也有利于对恶意逃费患者进行追溯。 文/新华社 周婷玉 宗巍 王海鹰 沈洋

微信小程序怎么上线
怎么做网站优化才能超过对手
微信如何添加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