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瘾君子赴印尼进行电信诈骗被抓获是一种解救收购

发布时间:2020-05-20 22:36:31

瘾君子赴印尼进行电信欺骗:被抓获是一种解救

警方在印尼打掉一个藏身别墅内的电信欺骗团伙

阿胜在看守所里讲述自己被骗出国的经历

瘾君子为了赚取毒资,经毒友介绍远赴印尼务工,但护照、签证、均被扣留。在老板的威逼利诱下,他加入欺骗团伙向国内拨打电信欺骗。昨日,海淀警方通报,破获一起跨国电信欺骗案,打掉一个藏身印尼巴旦岛别墅内的电信欺骗团伙,共抓获23名嫌疑人,其中,中国台湾籍嫌疑人9名,内地嫌疑人14名。

喝戒毒药遇毒友介绍工作

9月2日,还是很难实现完美平衡。第四名:金立Elife S5.5机身厚度:5.5毫米Elife 5.5是金立超薄的开山之作海淀区看守所,43岁的阿胜坐在审判室内。小学毕业后他在家务农,20多岁时感染上毒品海洛因,曾于1999年被警方强制戒毒。

从戒毒所出来后,阿胜开始用美沙酮控制毒瘾。他每隔三天都会从“黑市”一个人手中买一些美沙酮服用。一个月2000元的毒资对月收入1500元的阿胜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去年8月,阿胜在喝戒毒药时,认识了喝药的强哥。今年2月,强哥问他是不是愿意去印尼打工,一个月5六千元。“1想到一个月能赚那么多钱,我马上就答应了。”阿胜说,在强哥的帮助下很快拿到护照和旅游签证。

证件、均被扣留

今年5月,阿胜与4名老乡一同乘飞机到巴旦岛,被安排在巴旦岛一铁皮房内住下,1名叫阿豪的当地人每天送饭。一个月后,阿胜等人被转至巴旦岛山里的1处别墅内。住进别墅当天,阿胜见到了台湾老板“辉哥”,辉哥以代为保管为由,将阿胜等人的护照及全部收走。

别墅上下共两层百余平米,一层大厅有个办公区,每张桌上有一台电脑,还有一到两部。大陆人都被安排至二层住,而所有的台湾人则在一层住宿和办公。除早9点至下午4点这段工作时间外,其余时间大陆人都不得到楼下,更不得进入台湾人的房间。一次阿胜想拉开窗帘开窗户透气,结果遭到台湾人的一顿痛骂。

直到被抓也没领到工资

台湾人通过电脑给广州、深圳等地群发短信,如有人打进,阿胜他们就冒充邮局工作人员,让对方提供姓名、住址、等信息,再让对方拨打上显示的号码找邮政局的管理人员。

阿胜说,他们会把对方的信息记录到纸上交给台湾人,由台湾人拿着纸条进入其他房间,至于他们进去后做什么,阿胜其实不知道。“辉哥是这里的负责人,每周会来一次。”阿胜说,辉哥曾向他许诺如果成功骗到人会给提成,但直到被抓,阿胜一分钱工资也没领到。

欺骗团伙分三级提成逐层递增

据办案民警介绍,像阿胜这样的一线人员通常只能拿到3%的提成,二线人员能拿到5%-6%,三线人员能拿到8%。组织者为控制手下,会在4个月左右结算一次工资。

警方表示,这些欺骗人员先从群发“语音包”开始,一天发1万多条,回拨率10%。一线座席人员接听回拨后,冒充电力公司、邮局人员,取得事主身份信息。一线人员将写有事主身份信息的单子交给二线的台湾人,二线人员再冒充公检法人员,说事主涉嫌犯法,而三线人员则以具体办案人员身份,想法套取事主银行存款。

警方6月底锁定这个团伙。办案民警介绍,因房租便宜、签证好办,电信欺骗团伙多数选择在东南亚地区作案,一旦欺骗成功,钱很快会被他们转至上线或被浪费,警方常常抓到都是二线以下人员,上线人员很难抓到,所以很难将赃款追回。

对话

看到警察,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北青报: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这个团伙是在骗人的,你们没想过不干吗?

阿胜:在接的第二天,就发现他们在骗人,后来我们几个人以身体不适为由,向辉哥提出不想干了,但被其谢绝。另外,我们还商量过逃跑,但户照、都被辉哥扣在手里,外加语言不通,当地又无大使馆,终究放弃逃跑。

北青报:在印尼期间,你犯过毒瘾吗,当时甚么感觉,如何解决的?

阿胜:刚到巴旦岛时毒瘾就犯了,当时全部人没有精神,浑身也没有力气,还伴有呕吐和抽搐症状,每到这时候,我就服用一点从广西带来的美沙酮,但没使多久,美沙酮就用完了,以后就用止痛的曲马多替换,但效果不好,身体非常难受,但也只能强忍着。

北青报:见到内地公安一刻,你是何种感受?

阿胜:刚到印尼,由于饮食不适应,我便闹肚子,外加毒瘾犯了,全部人难受至极,同时还特别想家。另外,我们又被限制人身自由,想跑也跑不了,每天生不如死。当时被大陆警方抓获时,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被抓获,更像是一种解救。

原标题:瘾君子赴印尼进行电信欺骗:被抓获是一种解救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一周岁宝宝不爱吃饭
中国健康在线
北方生活网
一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